平安彩票AG电子在线娱乐

【】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皇子妃第98章 真相浮(2)有声平安高额赔率彩票网在线收听
  只有说起这种事时,卫长玦才会暂时忘却母亲的病痛,没有休止的争斗,竟然成了某种寄托,说起来这天家看似风光的生活,岚意都觉得可笑又可悲。

  第二天到六皇子府时,不少皇子和皇子妃都已经到了,因皇后常年病着,他们象征性地问了问皇后凤体是否康泰,卫长玦和岚意也象征性地答尚且安好,就不再多言。

  妯娌们结伴逛起了皇子府,因卫长殷尚未获封,又没有母亲支撑,这六皇子府远没有几位哥哥的院落富贵,可卫长殷匠心独运,挖了个小湖,旁边栽下竹林,遥遥看去波光粼粼,如同一颗明珠嵌在这里。

  肃王妃宋雁蓉说“六皇弟果然是风雅之人,听说内务府拨出来的银子,他几乎都花在了这湖和竹林上,就连屋中都没有什么贵重摆设,想来是竹林之中对月吟诗,比贵气逼人更合他意。”

  岚意手中牵着宋雁蓉的大儿子,笑着道“各人有各人的追求,六皇弟已是这样雅致的人,等纪家的若屏妹妹嫁过来,那必然是夫唱妇随,更加风雅。”

  萧华音在一旁浅浅的笑,之前在围场齐王府和岚意生出的龃龉,仿佛已完全被遗忘了,“三皇弟和三弟妹,也是夫唱妇随呀,现在京中,三皇弟畏妻如虎,那是出了名的。”

  岚意用帕子捂嘴轻笑,“畏妻如虎可说不上,二皇嫂这样讲,别人还当我多凶神恶煞呢,不过是长玦性子和软些,又有母后心疼我,所以他凡事都与我好好说话罢了”

  几人说说笑笑,唯独迟迟不见慕禾笙,过了一会儿煜王府终有人来,却只瞧见卫长泽带着裴庶妃,消息传来,说是这煜王妃这两日感染了风寒,不好出门,便派了裴妙晴跟在煜王身边伺候着。

  之前煜王府闹成那个样子,大家都略有耳闻,没想到这裴庶妃竟然还会出现在众人面前,宋雁蓉头一个皱眉头,“庶妃终究是庶妃,这样的身份,怎配出席这种场合,待会儿我是不会和她说一句话的。”紧接着她想起裴妙晴和岚意的关系,赶忙又道,“三弟妹别多心,我并非是针对你们裴家,实在是裴庶妃不懂规矩,四弟妹又太过纵容,我看不过眼。”

  岚意笑了笑,“都知道大皇嫂心直口快,我最爱与你这样的人相处,又怎会多心呢。”

  且说时裴妙晴到得后宅来,宋雁蓉果然冷冷地看她一眼,什么话都不多说,岚意是已经与她撕破脸了的,更不会主动招呼,反而是萧华音有些尴尬,毕竟那是丈夫同胞兄弟的妾室,人人都避之不及,只有她得给卫长泽面子。

  “妙晴,你就坐这里吧,别多说话。”最终她柔柔地说了句稍解尴尬,之后再没多言。

  而裴妙晴总是偷摸而怨恨地看一眼岚意,这样的生活已经把她从前的小聪明都磨干净了,现在她控制不住脾气,总是不经意地流淌出来不合年纪的恶毒。岚意懒得搭理这种不讲道理的女人,也不希望在六皇子府里闹出什么事,起身笑着说“离开宴还有一会儿,我去别处逛逛。”

  离开了裴妙晴的视线,岚意松了口气,对凝芙道“从今往后,和她之间,是不能好了。”

  凝芙才不在乎,“不能好就不能好呗,咱们恭王府也不求着她和咱好。”

  岚意说“不知道禾笙近来怎么样了,正是春暖花开,该出来散散心的,偏又病了,再过一阵子,表姐出嫁,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她。”

  之前寄给方家的信,隔一阵子就有了回音,方老爷说已经定下的事,且已经传了出去,倘若悔婚,损的是宛茵的名声,所以婚事还是一步一步走到了最后。

  岚意气馁,好在卫长玦几番安慰,说男人成了家,心境会变得不一样,也许易斌真如他自己所说,这样肆意玩闹一阵,婚后真的会收心。

  由于方家四月里才搬至京城,所以宛茵三月底出嫁,是从老家那边嫁来,岚意作为娘家人,及早把添礼送了去,并让方老爷方夫人不要担心,说这边有她照顾着,怎么也不会让表姐吃亏。

  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岚意脚下随意乱走,走到了厨房所在之处,这里正热火朝天,人来人往,看到岚意后,下人们还不知道是哪家的贵妇人,正要行礼,那边来个小太监,走得急,也没瞧见岚意,清声吩咐道“你们手上利索点,把那锅包子给蒸出来,然后赶紧地把库房里的椅子多拿几把出来,前头些不够用了;再把那边的草拿过去,喂给客人的马。”

  在其他仆人的示意下,小太监这才瞧见岚意,“啊”了一声,赶了几步过去,打了个千儿,“奴才见过恭王妃,给您请安。”

  岚意却如遭雷劈般定在原地,从她听到这小太监说第一句话起,她就一直定在那里,目光滞住了一般。

  时光像是骤然溯回,将她死命地拽到了五皇子卫长浚坠马的那天,围场里的尘土到处飞扬,那句话刀子一样撕开了她的记忆。

  “对,就是这个玩意儿,喂给他的马。”

  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,渐渐地合出了面前这个小太监的模样,岚意的脊背不自觉地生出一片冷汗,错了,全弄错了,卫长歧只是推了一把,真正的凶手,其实一直隐藏在某个地方,静静地看着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

  她觉得自己嗓子干涩,说不出话,凝芙见状不对,悄悄推了她一把,岚意才终于开了口,“你是得六皇弟重用的人吧,瞧着挺面熟。”

  小太监低着头,“回恭王妃的话,奴才只是能帮六皇子做些跑腿的事,其他贴身伺候的,都和奴才不相干,可能是从前与您打过照面吧,所以瞧着面熟。”

  岚意点点头,像是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只凭着本能道“不耽搁你们做事了,我这就回席上。”

  她极力掩饰自己的失态,由凝芙搀着看起来很稳重地走了回去,并未引起任何人的疑心。但是之后席面上的点心小食,哪里还有心思去品味,岚意的眼睛,很多时候忍不住就往卫长殷身上看。

  六皇子生得清隽,和卫长玦眉眼间有几分相似,他穿着宽袖长袍,行止之间颇有古时雅士之风,偶尔回过头来,正巧与岚意来不及挪开的目光对上,他便温和地笑一笑,再回过身去安排事情。

  等诸多事宜忙完,卫长殷还专门走过来,对岚意行了礼,问道“三皇嫂,可有什么要吩咐的么?”

  岚意摇摇头,笑道“没什么要吩咐的,只是我想起来之前在千松围场见到你时,还觉得你是个孩子,现在竟然也能独当一面,把偌大的皇子府支撑起来了,不免有些恍惚时间过得太快。”

  卫长殷退后一步,拱了拱手,那袖子便也飘了飘,清风明月的人物,说出话来也儒雅顺耳,“三皇嫂此言,长殷愧不敢当,都是有诸位兄嫂照顾,又不笑话这府中乱作一团,这宴席方能如此平顺。”

  岚意含笑点点头,又道“你太谦虚了,你都不知道,你三皇兄恐怕连家里有几把椅子都不知道,你却能面面俱到,随时派了小太监去提醒,这很难得,以后你媳妇儿,是要享福了。”

  卫长殷也笑起来,“借三皇嫂吉言,我也盼望纪家姑娘嫁过来是享福的,但前面那些话……”他摇摇头,很诚恳地说,“三皇兄远比我面面俱到,我这些,还是同他学得呢,明明是三皇嫂谦虚了。”

  如此寒暄几句,卫长殷不好一直在女眷这边,很快找了个借口离开了,岚意稳了稳自己的心绪,深知对方是滴水不漏的人,必须要与卫长玦说明,才能商量着怎么处理此事。

  回去的路上,马车中,岚意就把心里的疑惑讲了出来,并道“按说五皇弟坠马已经过去很久,仅仅是几句话的声色相似,我没法子确定就是那个小太监,但当时我受刺激太大,总是反复回想,更常常梦魇,那声音倒变得愈发深刻,所以我想,是没弄错的。”

  卫长玦的神情很凝重,“我相信你,这种事本就是宁可信其有,何况六皇弟……他本就憎恶瑛贵妃。”

  岚意愣了愣,“闲云野鹤似的人,我从没瞧出过他的憎恶。”

  卫长玦道“他母妃惠昭仪,当初也是有名的才女,有那么一阵子很得父皇的喜欢。但瑛贵妃不容,想法子引开了父皇的目光后又多番打压。惠昭仪痴心一片,郁郁寡欢,最终损了肝脏,年纪轻轻就亡故。虽说父皇本就偏宠瑛贵妃,惠昭仪也是自己钻了牛角尖才走到这个地步,但这心结,多少也是瑛贵妃导致的。”

  岚意问“那这件事,咱们还要往下查吗?六皇弟说话做事,都很有章法,我觉着不能像大皇兄那样,唬一唬就问出真相。”

皇子妃 http://www.medinamails.com/html/book/70367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