秒速赛车网上投注pa12345.com

【】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皇上,我们可以和离吗第一百三十九章 小女子能屈能伸有声平安高额赔率彩票网在线收听
  这一刻,顾冉终于明白,为什么古代有那么多女子在被英雄救美后,会说出什么无以为报,愿以身相许的话了!

  因为在危难时刻出现的那个人仿佛自带光芒,让人除了他,再也看不清周遭。

  当然,这有一个大前提,就是救她的英雄比较帅!

  如果换成冯三这样的,只怕就变成另外一个故事了!

  出神的片刻,贺兰渊已经骑马来到顾冉面前,朝她伸出手,语气深情的说:“瑾儿,朕来接你回宫了!”

  除了顾冉,其他人全部愣在当场。

  尤其冯三捧着自己受伤的手,看了看贺兰渊,又看了看顾冉,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冷汗顺着两鬓缓缓流下。

  顾冉则在他惊恐的目光中,握住贺兰渊递来的手,被他拽上了马。

  重新跌进熟悉的怀抱,温暖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,连带着往日那些被刻意忽略的记忆也横冲直撞浮现在脑海!

  她终于……要回到这个男人身边了么?

  可是她还没有向百晓生问出月神之类的线索啊啊啊啊啊!

  阿西巴!

  眼看着一千两就要赚够了,没想到半路整了这么一出,这不是存心坏她好事么!

  都怪那个百晓生,少要点不行吗?非得要一千两,大财迷,见钱眼开,早晚死钱眼儿里头!

  瞧着顾冉有些愁眉不展,贺兰渊俯身附在她耳边。

  “怎么?不想同朕回宫?”

  温热的气息呼得顾冉耳朵发红,而其中隐藏的愠意却让她生生打了个冷颤,仿佛她要是敢说半个不字,就会把她的脑袋给拧下来!

  俗话说得好,小女子能屈能伸。

  顾冉几乎本能的狂摇头,同时献上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,狗腿道:“君上这说的是什么话?臣妾怎么可能不想同您回宫呢?您不知道,臣妾这些日子吃不下睡不着,日思夜想着要回宫,就连做梦都是和君上在一起的日子!”

  为了证明自己所言的真实性,她飞快的垂下头,用手指沾了唾沫抹在眼下,接着抬起满是忧伤的双眸。

  “君上,您难道没发现,臣妾想您想得都瘦了吗?”

  贺兰渊一脸的不置可否,但是握着缰绳的手却不动声色的摸到顾冉腰间,捏了捏那里的软肉,淡声道:“是么?朕怎么觉得,皇后反倒丰腴了不少呢?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丰腴?哪里丰腴?

  她这么一个瘦干巴人儿,怎么就丰腴了?

 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,不论古今,女子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自己胖吗?

  就在顾冉因为被人说胖暗自生闷气的时候,一队人马从和贺兰渊相反的方向匆匆赶来,领头的正是她让阿夜去搬的救兵——萧萧!

  乍一看到这里的情况,萧萧不禁有些吃惊,尤其注意到顾冉缩在贺兰渊怀里后,他心里更是觉得奇怪。

  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,下马行礼道:“末将参见君上!”

  “你来得正好……”

  贺兰渊瞥了一眼冯三等人,吩咐道:“这些人就交由你处置了!记住——千万别便宜了他们!”

  胆敢轻薄他的女人,他一定要他们生不如死!

  “是!”萧萧领命,继而命令道:“来人,把他们几个打入大牢,严加拷问!”

  其实就算贺兰渊不说,单听阿夜的描述,他也定然不会轻饶了他们!

  冯三等人被押下去之后,贺兰渊没有再理会任何人,而是调转马头,向来时的方向缓缓行去。

  随他一起的萧祁什么话都没说,只深深看了自家弟弟一眼,紧接着追上前去。

  “姐姐!他把姐姐带走……唔唔!”

  阿夜怒视着捂住了他的嘴的萧萧,后者低声斥道:“胆敢对当今圣上不敬,你是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阿夜扒下他的手,不无委屈的说:“可是他把姐姐……”

  “你还说!”

  他何尝不知道,贺兰渊把顾冉带走了,可是对方是君,他是臣,做臣子的哪里有资格质疑君上的决定呢?

  况且看顾冉依偎在贺兰渊怀中那副乖顺的模样,他们分明是认识的,而且很有可能关系匪浅!

  其实这很好猜,只不过他不愿去深想,害怕结果是他最不能接受的那个……

  阿夜就没萧萧那么多顾虑了!

  他只知道顾冉是他视作亲姐姐的人,如今她被人带走了,不管对方是谁,哪怕真的是北虞的皇帝,他也要问个究竟!

  于是,他挣脱萧萧的钳制,朝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追了过去。

  “姐姐!姐姐!”

  顾冉远远听到了阿夜的声音,回头一看,果然是他在拼了命的追马!

  她仰头望着贺兰渊,目光祈求道:“……他是我在宫外认识的、妹妹,小小年纪无依无靠的,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亲人了,我可不可以带他一起进宫啊?”

  “亲人?呵,你倒是挺好心的!”

  “哎呀,行不行嘛!就当我求你了!他也是你的子民不是吗?”

  顾冉用小手抓着贺兰渊胸前的衣襟,眼巴巴的望着他,楚楚可怜的模样好似他一旦拒绝,她就能哭出来似的。

  贺兰渊被他磨得不耐烦,皱眉道:“罢了,萧祁,带上那丫头!”

  “是!”

  萧祁打马来到阿夜面前,伸手将他捞了起来,放在了马背上。

  阿夜还从来没和哪个男人同乘过一骑,一时有些不太适应,不停地扭来扭去,却被后者厉声呵斥道:“别乱动!否则掉下去摔死了,我可不负责!”

  阿夜立刻老实了!

  顾冉见状,忍不住笑出声来,特别是阿夜现在身穿女装,又化了美美的妆,那副表情别提多傲娇了!

  “笑什么?”头顶响起贺兰渊的声音。

  她摇摇头,“没什么,多谢君上恩典!”

  许是考虑到顾冉不喜欢骑马,又或许是自私得不想更多人看到她,没过多久,贺兰渊就下令换了马车。

  骑着马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,这面对面的坐在马车里了,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就涌了上来。

  尤其贺兰渊似乎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,只一味的盯着她瞧,把顾冉看得浑身直发毛,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。

  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,没话找话的问道:“君上,您怎么知道我在那儿?”

  皇上,我们可以和离吗



皇上,我们可以和离吗 http://www.medinamails.com/html/book/71435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